行止

这个人很懒,不知道说啥

我画完了×
我不想画了√
我不会画了√

#权引#学会了借法力的权一真小朋友

-ooc注意

-来自原文的小脑洞

到了西边。

一落地权一真便急急忙忙抓住引玉的手道:“师兄!我……”

引玉头痛,打断道:“奇英,你先别急,待我慢慢和你解释。”

“师兄不是的,我是想说,师兄现在需要法力吧,我想传些法力给你。”权一真盯着引玉,无比认真,一脸跃跃欲试。

引玉顿感不妙,他发现权一真似乎学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。

他强装镇定:“奇英啊,我现在这样完全应付得了,不需要借法力。”说着便要把那只手抽回来。

“不行!万一师兄你受伤了怎么办!”权一真态度坚决,死死抓住那只手不肯放。

引玉闻言一僵,不由有些恼火,正待发作,想想发作了也没用,不如先把眼前的事情早早解决了,好早日甩开着小子,他深吸一口气,软声道:“奇英,你先松开,等需要时,我再找你借好不好?”

“不好!”权一真态度依旧坚决,眼眶不知何时已经隐隐发红,倒像是一只被欺负了的兔子。

唉,引玉叹了口气,无奈的把另外一只手伸过去,道:“好吧,你借我些法力。”

话音刚落,引玉便被猛地拉进了一个怀里,紧接着便是一个温软的东西往他唇上撞去,磕的他牙疼。

疼的他猝不及防,刚想开口喊疼,结果岂料对面的人抓住了这个契机,舌头也探了进来,胡冲乱撞。

卧槽了??!!!

引玉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,挣扎着想躲,对面的人却不给他这个机会,双手牢牢抓着他,嘴上也越啃越深,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充沛的灵力。

片刻,权一真仿佛觉得差不多了,放开了他,一脸期待的着看着引玉,道:“师兄……怎么样,够了吗?”

引玉扭头,没敢看他。

……

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……

半晌,权一真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师兄……你是不是讨厌我?”

“没有……”引玉瞎答。

“那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?”

“也没有。”引玉继续瞎说。

“那你为什么不看我。”

“还躲着我!”

引玉开始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“……”

半晌,引玉敛了情绪,道:“走吧奇英,先把帝君交代的事儿办了。”

“我不!”权一真咬牙,眼眶红红:“这事处理完了师兄是不是又要走!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你骗人!”

“好吧,我是要走,我不走我去哪?回天上吗,回不去了你懂吗?”

“可太子殿下他……”

“这不一样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给我松手!”

权一真被吓的一愣,但依旧固执的抓着引玉的袖子不肯放开,眼泪在眼眶里转了转,又被憋了回去。

“权一真,我问你。”引玉深吸一口气,终于看向了权一真。

“要是我和练武你只能选一个,你选什么?”

权一真愣了愣,看向他的眼里满是迷茫。

引玉自嘲的笑笑:“我就知道……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我想保护师兄。”权一真嗫嚅道:“我不想再当什么天官了,一点都不好玩,一点都不开心,我只想要师兄,我只想和师兄在一起!”他急切的拉着引玉的袖子,撒娇似的甩了甩,急得仿佛要跳起来。

意料之中,又是意料之外。

引玉只好沉默着抬手拭去了权一真眼角一小点不安分的泪珠。

没变啊。他想,从他们相识以来,奇英真是从来没有变过。一直以来变得从来都只是他的心性而已,就好像……他一个人演了一出独角戏一样,真是……

“我不走。”引玉道。只是,他不走,如何不走?他自己恐怕也不知道。然而,看着权一真红红的眼眶,他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放心不下这个师弟。

“真的吗。”

引玉无奈的点了点头:“真的。”

话音刚落,迎面被人扑了个满怀,踉跄的同时腰也被人紧紧的圈住,引玉看着这个毛茸茸的脑袋,心中居然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安心感。

“师兄最好了!”

——

据赶过去的其它神官八卦,奇英殿下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似的大杀四方,武力值爆表。惊的一众武神目瞪口呆不敢上前怕被波及,最后由不知名的引玉殿下上前以摸头杀制止了奇英殿下的危险举动。